产品分类

新闻中心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珍禽养殖 > 文章
从出生的那一天起,我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巫师

从出生的那一天起,我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巫师

  大黄走了之后,我并没有给韩子淇打电话,直接反锁了寝室,一个人哭了整整一晚。

  其实朱虹和那个师兄的事,我早就有心理准备。 一个多月前,她第一次跟我提起那个人,说那人死缠烂打的,她很烦。 那时我心里疼了一下,心里本能的有了某种预感。 上了大学之后,我的出神术修炼一直没有放下,六十九窍已经打开了五十九个,这让我具备了一种很神奇的能力,那就是如果想一件事情,晚上就可以梦到相关的场景,而且就算没睡着,我的预感力也极强。

  接到朱虹电话的前一晚,我心里突然很不安,预感朱虹会出事,晚上睡觉的时候,梦到朱虹喝了很多酒,半推半就的跟一个男人走进了宾馆,我甚至还看到了她和他在床上的一些细节……那一刻,我真后悔,我为什么要修炼出神术?  梦里,我很心痛,梦醒了之后,我的心碎成了渣。   我沉沦了一个多月,逃课,泡吧,到处去游荡,无论做什么,都无法缓解失恋的痛苦。   韩子淇生日那天,我喝多了,在酒店那装修豪华的厕所里吐的眼冒金星。

难受的时候,我又想起了朱虹,想起了她的温柔,想起了她的体贴,我再一次崩溃了,靠在马桶上哭的跟孙子似的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  在我痛苦的无法自拔的时候,我想起了师父,那一刻也顾不上什么男人的面子了,掏出手机来,给师父打了过去。   “师父,我失恋了,朱虹跟别人好了,不要我了”,我哭着说。   师父并不意外,“难受么?”  “难受的要死”,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   师父笑了,“男人嘛,总要为初恋情人哭一次才好。 ”  “她不要我了师父,她真的不要我了”,我像一个委屈到了极点的孩子。   “没人敢不要你”,师父依然很平静,“她只是一个人在外地,想要像别的女孩子一样被呵护,被心疼而已。 她心里还是喜欢你的,只是,你们离的太远了。

”  我抹抹眼泪,“道理我懂,可我心里还是疼。

”  “你有两个选择”,师父口气一变,“要么为她伤心沉沦,从此沦落下去;要么,哭完了站起来,再去找一个更好的女孩,这是你的命,男子汉大丈夫,哭没用,你得认!”  “我不甘心!”我咬牙切齿一拳砸到了墙上。   “好啊”,师父轻轻的说,“那就用你的巫术,杀了那个男的,把她夺回来!”。

养殖技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养殖技术-www.3724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